歹徒甲

这个姑娘不是人,九天之上下凡尘。

[凹凸]拜占庭妓女

⚠避雷注意
↪安迷修中心
↪个人向。无cp。
以上。

他捂着鼻子进去。

他的鼻炎对强烈性粉尘有着严重的反应。而这里周遭漂浮了一层肉眼可以看见的颗粒。时下傍晚十一点十分,离着凌晨次日还有五十分钟 他看着同事围着这里的一个女人。

报案者是一位约摸二十岁出头的年轻女性。年轻的让他觉得那是个刚刚大学毕业的姑娘。安迷修到那后同事直接全权委托给他。他所在的组负责了这起案件,而原本的扫黄组则继续朝前走去。

她说她是被强迫的。前一位同事拉着安迷修在旁边说道。声音不大不小。反正站在旁边一定能听到。安迷修听到这句话时下意识的侧头看向坐在沙发上披着淡紫色外套的姑娘,她长得挺好看,脸上化着淡妆,但头发凌乱,让她整个人看上去憔悴了不少。除此之外,她的脊梁挺的笔直,端正的坐在沙发上,旁边站着的同事驼着背跟别人交流着,那个姑娘就一个人坐在那,也不说话,眼睛就直视着前方茶几上的某件物什,后面的时分就再没看向别处。这里光线昏暗,开了灯只也扩大了一圈亮圈而已。不过打在那个姑娘身上时,让她看起来像是隐匿在紫色布裹下的石像。

安迷修等着前面的同事走后再过去,坐在沙发上的姑娘才稍微有了点反应,终于是抬头看了对面正准备打招呼的安迷修。他礼貌的打了招呼,最后问道是否要回警局进行报案。

对方快速的点了点头,听到这句话是立马做出的反应。她仿佛等这句话等了很久。终于是在安迷修的问话中得到了回应。这会儿早已不是傍晚,已经到了次日的时间,虽然深夜黑的墨色欲滴整块都放到了夜水里荡漾。致使深得摸都摸不清底。回头时还不胜看见后面跟着的人儿。这情形下致使安迷修回头仔细看看小步跟着的姑娘,他刻意放慢了脚步等等对方。但明显此举不受意。后面的姑娘没想等着警官带路。

她坐在座位上时腰板挺的笔直。深吸了一口气才开始说话。

我是被强迫的。

这是她的第一句话。安迷修低着头继续做笔记。她说自已被人强迫,对方是市里某个公司的富二代。这么简短的几句话被寥寥概括,少许的话语听的让人惊异。但是安迷修没有多少反应,这事对方说的轻巧,但问题是谁都会质疑。先不问这姑娘自已说的受暴伤害,就单单出现在隔壁扫黄组的搜查范围里,还被同事以这样的方式发现,刚开始时可是要被送到旁边的档案室进行等记滞留处理。但谁都没想到反转厉害。

所以你还真……准备立案……?隔天隔壁组的格瑞看到安迷修手里的那份资料时,皱着眉问对方。

安迷修朝着对方摆摆手,昨晚那姑娘说完后问安迷修信不信她。这请求连说了三次。他办案也有几年的时间,总能看出点其中的端倪。再说了,这事可是隔壁的扫黄组先要求立案的。

总得来说,也是隔壁的那组人先同意了姑娘的立案诉求。安迷修却正巧不巧的临时接到了这个案子。但他只负责查案此证而已。

说实话安迷修对这事一开始并不想掺和,他当警察将近五年,大案子小案子都接触过,前些年的刚开始的满腔热血现如今只分给自已负责的地方。而这种类型的案子很麻烦。谁也不想接。尤其还是那么麻烦的情况下。先不说整个案件的受害人自身的情况就那么麻烦,再加上调查对象还是到处惹事生非的富二代子弟。这根本就是雪上加霜。而这种事放在以往根本就是不了了之。

可现如今这事到安迷修手底下了。虽说私心觉得麻烦。但秉承着要负责的原则。即便如此他也会尽最大努力处理。于是他只能跑到那个姑娘口中的施暴者那里调查。他对这种跑路的任务没有什么抱怨,尽管有过很长一段时间里他一直在做这种工作。毕竟刚实习时他也只能做这种工作。

下午日光很大,但好在不是春天下午飘扬的柳絮。那东西会呛的他厉害,他还记得自已柳絮过敏的春天时光,那可一点都不好过。每天上下班出门调查都要戴个口罩,当时旁边的法医组开着玩笑要把安迷修拉到他们组里。

调查进行的不是太顺利。被调查的男人不在家,而后安迷修第二天就被调到另一个案子上。这个案子不需要他调查证明了。当时大晚上安迷修接到通知,呆了一会,找隔壁的扫黄组了解情况,结果得知这案子由另一个组全权负责。

死人了。那个案子里被姑娘指证的男人死了。死因中毒。

这会儿这事闹大了。次日安迷修第二次见着姑娘时她打扮的很漂亮,穿着一身连衣裙,下面摆着鱼尾跟着步伐转悠悠,这会儿她倒是又反转成嫌疑人之一了。

但这案子不是安迷修负责。他看到姑娘时,那女孩正巧也望见了他,便朝这边点点头,安迷修也就回了一下以此礼貌。后来他虽然不是这个案子的负责人,但倒是左敲右碰的听到了不少这个案子的消息。

临组的哥们说道那女人是出来卖的,那家夜总会的坐台小姐。结果这时间立案说自已被别人强暴。

你看,这不是搞笑吗?
怎么了?
这明摆着想敲点钱,谁知道找的人先死了,这会儿还把自已赔上衬了个嫌疑人身份。同事拿着马克杯,靠在桌子角开着玩笑。

案子还就这么稀里糊涂的立了起来,那个原本立案的姑娘倒成了嫌疑人之一,除了偶尔出入警局做笔录以外,安迷修就没怎么再看见过她。

但局里隔壁扫黄组的小道消息倒是传的很快。

中午时一群人聚餐。讲着讲着话题就往上面走了。

“嘿!你们知道这案子有多反转吗?”边上的同事喝了口茶,叫嚷着麻烦。

原本立案因为死者身份背景的关系那边闹得很大,结果一开始的姑娘还不嫌事够,叫嚷着死者那边赔偿损失费,原本这事还没上法院敲锤子呢,这边自已倒是下了定论,还不讲别的,别看女孩看上去年龄小,跟死者家属对嘴起来可是一点都不弱,一场嘴仗下来,那女孩还说着之前和现在诬陷她的赔偿加在一块,原本刚开始提出的损失费费用一下高了好几个台阶。

“说来说去……那女孩还真不像嫌疑人,全部中心都是赔偿费。”同事喝了口水。“我看她也不像杀人的主,给个钱就能打发跑了。”

但事情还真没那么简单,那案子查了好久,全部上下还真没半点线索,除了那晚死者最后跟姑娘接触后,他后面到底遇见了谁,这还真是不知道了。

但由此没完没了,死者那边家世大放着闹,找关系让上面压下来查这个案子,安迷修当时正巧碰上了原来的案子结案成功,就又被绕回了原来的地方去。

但这会他负责审讯那个姑娘。

那段时间前后见面三次。

后来安迷修结案时想起那三次她都是穿了裙子。

第一次是小碎花。

她看见安迷修进来时礼貌的笑笑点点头,安迷修也以点头示意了一下,接着他们开始关于案子的情况。

“我真的不知道他怎么死的。”女孩先是这一句,开口时捎带了可能重复很多遍的乏味。但安迷修没法,他必须按着笔记上的问题一个个问下去。对方答的很快,有些地方甚至可以是下意识的回答。虽然这也不是她的疑点,毕竟这上面的一些问题来回了很多遍。之前的同事说她没法扣在局里强行逼问,因为没证据证明她是嫌疑人,更何况还是这姑娘先一步报的案。

但这还真是奇了怪了,那怎么现在一点线索都没?

那天晚上你在哪?
我在夜总会工作……晚上才是上班时间,早上休息。姑娘坐在对面,手里拿着一杯水。
那你当时在干什么?为什么说那男人强暴你?安迷修接上,踌躇了半天才说了下一句。这问题问的麻烦,虽然已经确定了对方的职业,但冒昧的问这个话题实在是不妥,他昨晚想了一会,决定还是绕过那段。
“我根本就不该接他……”姑娘顿了顿,腰板离开椅背,直了起来。“是他逼的我。”

她说这话时声音不大但是足够让听者觉得严肃。反正是义正言辞的味道,安迷修稍微停了停记笔记的动作。

“您相信我吗?”

安迷修头抬了起来,点了点。

第二次见面在外面商场。姑娘穿了一件长裙。

碰见时安迷修在买东西,看见对方时想着要不要打招呼 结果那姑娘过来就是招手,还请安迷修喝了一杯奶茶。

她当时背着包,手里拿着一本书。跟安迷修说话时在买教材。那会儿安迷修才知道对方是个在读大学生。

这才是实在的惊异。他或许该问什么?总之没谈案子。他适当的想些别的话题,但这时候才发现自已不会跟女孩子聊天。好在对方适当的提出了话题,安迷修救命般的顺着接了下去。

她学的是摄影。烧钱得狠。自已出来打工赚钱读书。姑娘说的不多,但安迷修却大概得知了对方的信息。他跟姑娘站在货架下,聊的缓慢极了,没半点在警局的快速刻板。

他们聊的时间很短,女孩顺势加了安迷修的微信,紧接着就摆摆手走人。走时最后一句是对着安迷修说的。

谢谢您的照顾。您人真好。

第三次见面是纱裙。案子破的时候见面了。

凶手是个男人。抢劫犯。貌似欠了死者一笔钱,没钱还就毒杀了死者。结果没想到这么快就被人发现。说到这的话还真是亏得那姑娘报了警。要不是她那会儿立案,也没人会第二天去找死者。

但这事后续还有。姑娘死咬着死者家属不放,非得要自已的精神损失费。

他死了是另一件事,我的事还没完呢!当时姑娘背着包站在死者家属面前,穿着灰紫色的纱裙,一脸的义正言辞。这事没完的表情。

“我就纳闷了,就算她当时不接客,事后给笔钱不就行了?”案子没法结的同事在中午的饭桌上哀嚎,案件局中人的另一位又立案,说自已被强暴的事还没完,死者家属必须给个交待。
“这事私底下解决不更好吗?非要掺和着案子来?这下好了……”同事激动的咳嗽起来。“她说不解决就找媒体暴露。”

说到这时安迷修才抬头,惊觉姑娘做到这个地步。总算是觉得对方实在是不一般。
 
后来案子是在三天后结案,死者家属最后赔了一笔数目很大的金额。

自此之后安迷修便再也没见过那个姑娘,加了微信后的某天,他在好友圈里看见对方拍摄的图片,这才发现姑娘在他的联系名单里,但安迷修只跟对方聊过一次天,他最后点开了她的头像进去,发现里面除了拍摄的图片就没别的东西。

她的作品基本上都是女人,穿着暴露或则各种性意味的图片,但有时突兀的,又有几张女孩穿着裙子的照片。

安迷修不懂摄影的评判,自然而然看不出作品好坏,但总之都是挺好的感觉,给人感觉一副很魅但又很脱离的氛围。他一直向下翻,翻到快接近底部的一张图片时,注意到下面有人评论婊子两个字。

那条评论就突兀的在那,没人回复,就孤立的零零当当用数据码了上去,落在那了,也没删。

安迷修顿了一下,停了两三秒后往下翻,他说不清什么感觉,反正是有点膈应,总之是破坏了一定的心情,让人有点诧异,但过一会更多的是好奇。

他最后发现最下面的是很久以前的一条动态,三年前的,上面是一个相机的拍摄图片,配字是热爱和梦想之意。反正是一副很开心的模样,总之唯一一个几年都没删的动态。这条接上去的就是今年开年的姑娘拍摄的最新图片。

安迷修退出去后发现对方正好最新更新了一条动态,上面是一个女人穿着紫色的裙子,头发被紫布包裹。看面相是欧洲人种。

配字是“紫袍是最美丽的裹尸布。”拍摄地点是欧洲。

安迷修盯着看有一会儿,最后思索了一会,打开图片加载后保存了下来。

再接着是三个月后的事。姑娘有天晚上找安迷修聊天,说谢谢在警局的照顾。以及感谢当时安迷修相信她说的话,这几句说的简短,打出来更是没费多少时间。
安迷修问她现在在哪,她回到在欧洲。

紧接着问在那摄影吗?对方就回了一句嗯,顺带着聊了聊自已的摄影。那次聊天安迷修才知道姑娘想当摄影师,但由于私人原因只能自已打工赚钱。

后来也是没聊多久,安迷修只知道她最近拍摄的题材都是欧洲性文化中的妓女。

自此就没再联系了。

安迷修后来无聊时上网搜了一下姑娘的作品,发现对方在推特上面有自已的页面,粉丝还不少。他顺带着往下翻,上网搜一下资料,误打误撞看见了很久以前保存她的一张图片。那上面的配字是出自拜占庭一位妓女的口中。

历史上有名的东罗马帝国的女性掌权者狄奥多拉。

这会儿安迷修看了很长一段时间,大半夜的恶补了一顿东罗马帝国史,总算是看完了东罗马的兴盛衰败。

他当时顺带还看了电影,最后又翻了百度,总算是看到了姑娘那句话的出处。

书中的狄奥多拉对着想逃跑的查士丁尼说道,“如果只有在逃跑中才能寻求安全、而没有其他办法的话,我不选择逃跑的道路。头戴皇冠的人不应该在失败时苟且偷生。我不再被尊为皇后的那一天是永远不会到来的。如果您想逃,陛下,那就祝您走运。您有钱,您的船只已经准备停当,大海正张开怀抱。至于我,我要留下来。我欣赏那句古老的格言:紫袍是最美丽的裹尸布。”

这让他想起自已当时在案子结案现场。

结案时组里的人都很兴奋,谁会想到死者家属妥协的这么快?还真赔那个姑娘一笔巨额赔偿。同事八卦在一旁叫嚷着那姑娘的精明,连着这几天被死者家属找的麻烦一块算,说之前的事不仅没完这几天诬陷也是侵犯了权利,强词夺理的让对面哑口无言。

但厉害的不是这,安迷修后面才是佩服,拿着媒体要挟,带着自已一块跟别人绑在一条船上,一副要死一块死的无赖样。

但说到底他却还是在心里莫名的过不去。

这让他想起儿时和刚工作实习的自已。安迷修小时那会想当骑士,励志保卫国家保卫公主,甚至还让父母专门买了一本童话书,硬生生把里面的骑士准则背了下来,儿时记忆在这个时候最为恐怖,导致成年后的他还记得里面其中的几句。

但热血总会过。就比如初中那会儿他还是中二,高中后好了不少,大学工作实习时又正义感爆棚,到现在对自已份内的事负责。

他发现骑士准则其实很操蛋,在现在的现实中根本行不通,他小时候那个当骑士的梦想刚一出生其实就抿死在内里。结果自已还是深受影响,刚毕业那会儿什么都不知道跟在老警察后面扑腾。

起初接得案子小的要命。好不容易遇上个大案,最终的审判结果是以凶手精神疾病在身缘故判以无罪释放。那个荒唐的结果让安迷修呆立在原地,他的前辈则一脸了然,一副我早猜到会这样的表情

后来干到现在第五个年头,老警察是早就退休了,这会儿安迷修都二十五六岁的年纪,办了也有无数个案子,虽说不致于案件态度冷漠化,但再也没有几年前的那股热劲。

好在儿时那个扎根很深的骑士精神影响他工作原则很多,总而言之,虽然没完成梦想,但是个好警察。

相对于现在已经不在联系的那个姑娘,安迷修目前却是讲不上半点话来。这到底算是什么呢?为了完成自已想做的事竟然做到这个地步。如若是几年前的安迷修的话,大概会对对方说,去找别的事,总有一个可以赚钱,不至于如此这般。

但现在他早已不再联系对方,这匆匆过客除了那个留下的微信号以外再没别的消息,到底是一面之缘而已,但安迷修其实早已做的不错,至少这会也是在自已份内做的很好,应尽了一个过路人的职责。

至少没冷眼相观或是留在一片蜚语中间,最好的回应是给了对方一个点头。

他想起骑士道中那句对待任何女性都要以礼相对,且温柔之势。

但可惜的是到最后他还是没有成为一名骑士。

然后还有结案那天看到的姑娘。

那是最后一次见面。还是一条灰紫裙,但其实紫色更多一点。安迷修当时站在楼梯上面,看着刚出来的女孩拿着一张支票。步子轻快极速的往外走。

他那会结案时才发现自已一直称呼这个比自己小几岁的女孩为姑娘,或许是因为踏入社会已然有了社会人的身份感,但到了这个时候,他总算是发觉自已案子的这个局中人是个女人。

这个女人穿着灰紫色的裙子走过去,没看到表情,但身板挺的真直。



安迷修的凹凸选票第一名贺文……?大概是吧。(其实就是混更。)
注意!不是有女性角色这篇就是bg!是个人!个人向!角色文。
很仓促的一篇文,大半夜打完就发了。很多地方没来得及认真写。
我流的安迷修。说实话官方再怎么定位安迷修的角色是中二搞笑(不)但我还是认为他是我流的安迷修。
我是提高安迷修逼格的角色厨。
另外请注意,这里的安迷修已经二十几,小青年了,所以不跟着官方走。(我流的原因)
角色个人文果然深夜发好。
有时间这篇会改吧……毕竟我是真写的仓促。
文中的拜占庭妓女是历史上被称为第一个从良的妓女狄奥多拉,有兴趣可以搜搜她,这里就不介绍了。
深夜混更。
谢谢阅读。
以上。

评论(23)

热度(76)

  1. 恶霸乙歹徒甲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