歹徒甲

这个姑娘不是人,九天之上下凡尘。

Q2943204446

[荼毘轰] 走归填距

我饿起来只能自己动手吃饭。
他两真的很好。
私设骨科。
以上。

荼毘下班回来后发现轰焦冻站在自已家门口。

他最小的弟弟跟他说自已不想回家,此时轰焦冻十七岁,距离他的生日还有八个小时。


荼毘意外迎来自已家叛逆期的弟弟离家出走,虽然离家出走这个词用在轰焦冻身上不适合。毕竟跟轰焦冻比起来,他是自从大学以后就再也没回去过的人。在外面租住了公寓,自已靠着出众的能力过的还好,一人吃饱全家不愁的日子是他现如今的真实写照。再对比之前在家里压抑的生活,他倒是快活着再也不想回去。

而他的弟弟刚才背着个包蹲在他的门口,耳朵里带着耳机,看样子就像是在等他回家。

你来这干什么。荼毘一边开门一边朝旁边的人问道。他平常也不怎么跟家里人联系,除了最大的姐姐知道自已偶尔的境况,剩下的兄弟们反倒是沉默的没有任何对话,虽然他的住所可能大姐跟家里提起过,但是自已旁边的弟弟可从来不像是会关注自已去向的样子。

能让我在这待一会吗?轰焦冻进门后盯着玄关的拖鞋看了一会,最后朝身边的荼毘发问。荼毘耸肩,一副随你便的样子。等他的动作做完,轰焦冻才乖乖的换好了拖鞋,踏出进入荼毘家的第一步。

轰焦冻会来到荼毘家纯属是个意外。他此前确实是不知道也没关注过自已家这个最早逃出去的哥哥的生活。只是知道自从上了大学后荼毘不再跟家里联系,一直到现如今完全断绝的来往。虽然轰焦冻明面上没什么表态,但私底下确实的会羡慕过最早出去的荼毘。

这完全是基于不再被各种限制上压迫所产生的羡慕。

总之只要能出去,似乎一切事情都会变好。

“所以你来我这到底是为什么?”荼毘从厨房的冰箱拿出冰冻的啤酒,看了一眼在外面坐着的轰焦冻,又摸索着翻了半天总算是找到之前买的果汁,看了一眼后面的生产日期后放在了桌子旁边,往轰焦冻旁边推了推。

“跟那家伙吵架了,暂时不想回去。”轰焦冻拿着果汁拉开铁栓。

“哇喔,你竟然跟他吵架了?”

“……。”

这语气听上去颇为调侃,以至于像是在说不可思议的某件事情。轰焦冻眉头一皱,抬头看了一眼旁边自顾自喝啤酒的荼毘。以确定刚才的语气和不怀好意来自旁边的这个人。

你以前看上去可不会干这种事。荼毘接着说。

荼毘继续着发言。轰焦冻停下喝果汁的动作,左手握着罐身。盯着旁边的荼毘。荼毘倒是直接无视了对方显眼的视线,继续靠在旁边喝啤酒边盯着天花板。

你小时候不是超爱哭的吗……每次那家伙拉着你练习的时候你都只会哭。荼毘盯着天花板偏头,像是在叙述之前的往事,一脸“我还记得很清”的样子。他思索着,在记忆里面这个最小的弟弟过往的事情。

他记得轰焦冻很爱哭,以前每次练习做不好,被训斥后就只会找到妈妈大哭一顿,哄还真是有够难哄,总之他自已每次见到妈妈跟轰焦冻待在一起的时间里,十次有八次窝在妈妈旁边先哭一顿。

他当时真的超烦他这个弟弟。

那是多久以前的事?轰焦冻从旁插了一句。

荼毘啊的一声回过头,视线从天花板转到旁边。

嗯……好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荼毘看着轰焦冻的脸顿了几秒,想起来不对劲的地方。

这是他自现在遇见轰焦冻的时间里真正意义上好好的看了看自已弟弟的脸。十七岁的少年模子已经定型完好,该修饰好的地方都已经打磨完工,是少年该有的稍显成熟的模样了,初具规模般的雕塑完型。就连右半边的伤疤也已经成熟的安家落户,在身上找到自已定义好的位置。

这会轮到荼毘皱眉,他摸着下巴想了想,这跟他刚才描述的语言和记忆力中的轰焦冻不太一样。那时的对方明明还是一张包子脸,不像现在下巴和轮廓分明的具体,而且脸上的伤疤刚刚上去不久,找不到位置似得,难看的要命。没有现在定义的那么自在。

“啊……的确是很久以前的事。”荼毘转过头,再次感叹到。

轰焦冻眼神斜移。

但你的确不怎么跟那家伙对着干啊。荼毘继续说,你被那家伙丢了养的小狗的时候都不敢阻止。

在荼毘的记忆里,他记得轰焦冻那次站在自家二楼上看着父亲把养的小狗丢出家门的样子。只是抓着栏杆咬着牙撇着不哭而已,总之只是学会不哭而已。除此之外,依旧是什么都不说也不做。

“那是我初一的事。”轰焦冻打断荼毘,皱着眉看着对方,继续说道,“你还真是喜欢翻旧账。”

旧账?荼毘回过头看他。此时轰焦冻起身丢垃圾。经过荼毘面前的时候,荼毘站直了身子。

轰焦冻长得已经很高了,虽然还没有荼毘的个子高,但的确比他在荼毘印象里的任何时刻个子都高。原来他已经这么高了。突然之间,荼毘意识到这点。十七岁的轰焦冻发育的很好,抽柳的身体穿着运动服看上去矫健,跑步的时候应该像只雄鹿,能想象越过去的时候走肢的跨过,足够修长。

荼毘歪头,停下喝啤酒的动作,盯着轰焦冻看了个十几秒。

他突然意识到这个轰焦冻不是他印象里的任何时候。

而此刻轰焦冻只是单方面的开始有点恼怒荼毘的发言。来自于长辈提起儿时黑历史般的不满。荼毘现在看上去像是个嘲笑他儿时懦弱过往的长辈。在他的记忆里,对于荼毘最多的印象就是跟那家伙各种冲突,以及不停被罚禁闭的结果。

他的哥哥从他小时候就喜欢反抗父亲。跟他儿时截然不同。

以至于现在他被单方面收到来自儿时的嘲笑而无法反击,在轰焦冻的印象里荼毘除了反抗就是反抗,再不然就是不停的被惩罚和打架。而这无法构成任何的嘲笑和回击。毕竟这是轰焦冻现在一直干的事,也是他想干的事。

他突然发现对于这个所谓的哥哥,他貌似没别的印象,他对于荼毘的记忆顶多延续到对方的十八岁,再然后就是荼毘的离家不归。而现在荼毘已经二十多岁,慵懒的靠在后面的桌子上用言语打击自已。在他人生的第一个十八岁生日里,跟一个不熟悉的家人待在一块,沉浸在不知所措的氛围当中。这难免让一个少年感到微微的伤心和落寞。

而就在轰焦冻陷入自已落寞的氛围当中时,荼毘收到了来自大姐的消息。他看着大姐表示委托的前因后果,以及最后那句今天是他十八岁生日。

原来他已经十八岁了。荼毘看着手机稍微惊愕了一下,突然发现自已原来那么多年都没有跟家里联系过了。他的记忆里的轰焦冻顶多定格在初中那个阶段,而其实现在对方已经长成十八岁的少年,挺拔的身姿站在不远处,像是岸边的柳树。早就不是无心中的插柳。

可惜的是荼毘一直都是隔岸观柳。


“哎……?你已经……十七岁了啊。”荼毘双手握着啤酒整个人坐在桌子上,歪着头看着站着的轰焦冻。

“你那是什么反应,我早就十七岁了好吗?”轰焦冻不耐烦的回应道。转过身子跟荼毘对视了一眼。

他两现在看对方都是一副新奇样子,这源自于对方在记忆里完全不同的形象,由于在家里时彼此的不接触。那会荼毘正处在最叛逆的时期,对于待在家里,他的关注点就是如何激怒父亲,而在那个时候出生的最小的弟弟,对他而言根本没有任何的注意力可以再分散给对方。以至于两人根本就没过什么走心的瞬间留给过对方。

这看上去像是无可奈何的结果,就连冬季的雪花都能留下水印,来年春天都会洒落于大地的缝隙里。而他两只是但但有个对方模糊的身影,而后是长久不灭的某一单方面的瞬间。像是红绿灯左右拐向前进的某一个信号灯,只是单单记住了那一个而已。

“你过来点。”荼毘偏头叫轰焦冻过来,轰一脸的惊异,但还是乖乖的走了过去。

荼毘盯着他看了十几秒,看的轰从一脸的奇怪到不好意思,直到自已要发问荼毘的盯着他看是什么意思。

而就在他将要说话的时候,荼毘突然看着轰焦冻的眼睛,朝他轻轻的说了一句生日快乐。

距离轰焦冻年满十八岁还有两个小时。

这是他今天听到的第一句生日祝福,来自于他完全不熟悉的兄长口中。轰焦冻口边的发问突然消失,不可否认的心中爆发了一小团莫名的花簇,这其中的确包含了突如其来的惊喜和高兴。

他自已在高兴什么,或许是因为这是今天第一句生日祝福,在这糟糕的一天终于还有人记得他的生日。再或者是荼毘竟然能记得自已生日这件事,再者,对方竟然朝他说出了生日祝福。

轰想他的确应该感到开心。毕竟他完全没想到一个完全不熟悉的兄长能送给他生日祝福,在他即将年满十八岁的生日里,还有一个人陪着他记得这个日子,虽然此前他还认为他与对方算不上熟悉的关系。但既然能记得生日,那或许还是相熟的。

“要喝吗?”荼毘突然摇了摇自已手中的啤酒罐,朝着对面很明显有点惊愕的轰说道。

“……我还没有年满二十二岁……。”轰顿了顿,迟疑了好几秒回答他。

荼毘看着对面回过神回答他的轰,打量着快要年满十八岁少年的身姿和模样。红白的发色柔顺的落在头顶,自上而下剃度的影子。右半边的伤疤因为成熟变的莫名的相得益彰,总之跟那个绿色的眼睛搭配起来是好看的,稍微带了点脱离青嫩的味道,在暖黄的灯光下显得柔软了很多。

他的确没想到那个老是哭的弟弟变的敢跟那家伙对峙。他以前明明觉得他一无是处,对他毫无印象。

可其实十八岁的轰焦冻很好看。红白的炽热和冰冷相得益彰,可偏偏还带着胎动的青嫩。让现在的荼毘觉得难忘。



“你过来点,我给你生日礼物。”
“什么?”
“你过来点就知道了。”
轰半信半疑的过去,对面的荼毘喝了一口啤酒,又朝着轰晃了晃“你真的不喝?十八岁在别的国家可已经是成年的年龄了。”
“不喝……你到底给我什么……”轰焦冻站在荼毘的面前,以至于荼毘终于抬起头看到的是轰的身影。

对面的轰还是满脸的狐疑,荼毘朝他笑笑拿着啤酒罐喝下里面最后一口啤酒,在少年满脸的疑问中猛的拉住他的右手,将自已嘴里的酒全数渡到了对方的口中。这一瞬间发生的太过突然,以至于轰从头到尾还是一副惊异的表情,然而就是在这幅表情下,咳嗽着喝下了荼毘用嘴渡给他的酒。

“……干什么!”轰咳嗽着推开自已和荼毘的距离,一边瞪着对方一边断断续续的说话。

荼毘从桌子上起来,笑嘻嘻的朝自已的弟弟走去。离得近了,在轰焦冻的耳旁说道“你该不会十八岁还没谈恋爱亲过别人吧?”

完罢,看了看恼怒用衬衫擦着嘴的轰。按住轰的胳膊,在他的脸上亲了一口。

“生日快乐。”荼毘看着轰的眼睛再次说道。
眼里还有对方的耳朵变红的瞬间。




轰焦冻那天才发现荼毘可能还是个变态的事实。(误
)今夜的胜利属于我。
诚挚请各位产粮,冷cp吃粮不容易。
谢谢阅读。
以上。

评论(10)

热度(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