歹徒甲

这个姑娘不是人,九天之上下凡尘。

[米尤] 不负过往

时隔多年,嗑爆骨科。
平行世界。不要跟我提原剧情。只管甜。
以上。


我们已经多少年没见过了。

至亲爱的哥哥,我们已经多少年没见过了,我和你分散的时候是夜里,那会儿晚上到处都是星星。你明明和我走在一块,可是一转眼,你就被藏了起来。我到处找却再也没发现你的身影,以至于我在原地嚎啕大哭,可是再也没有人帮我擦掉眼泪。

亲爱的哥哥。

尤里时常想起过去,想起儿时所住的村子,那是在寒冬之地。可即便如此,无人问津的寒冷之地还是有一群人生活在那,像是火焰一般集体抱团。全部聚在一块,而他很多时候不仅仅拥有火焰,他还有代替他走过无数道路的年长身影。

儿时记忆的雪地永远看不到边,米哈伊尔总是带着他拉着雪橇走在雪白的道路上。像是碎片化的厚重栈道,独一无二。一踩一个印子,一深一浅的走向远方,印记留不到什么时候,更多只是独独的在原地等着被其他白色填满。但此时并不孤独,至少拥有两双足迹彼此映衬。

你要看看这星空。他的哥哥对他说道。

八岁那年他收到一个望远镜,由米哈伊尔之手递到他的面前,通体暗金,上面雕刻了一些花纹,交叉着互为一条循环的金色花纹。旋转起来放大远处的事物,焦点聚集全是雪白和不多的颜色交加。彼时尤里还认为他应该会永远待在这块雪白的国度里。除却寒冷,亦或是每年上空飞过的迁徙大雁,灰色的翅膀拍打着一望无际的天空,偶尔会因狩猎的原因从天空堕落。闷的一声直线掉下。但即使如此,同伴也没有一刻停留,直直的朝着既定的路线飞过。

仿佛刚才的天空什么都没发生过。

它真可怜。
嗯……为什么呢。他的哥哥问道。
同伴抛弃了它,飞走了。他朝着远方的天空指去,眨眨眼再看看地上温热但开始逐渐僵硬的灰雁。
这是为数不多的叹息,狩猎猎物再去为此感叹对方的命运,然而这并不是尤里所要成为最好的猎手所应该具备的行为。

但当看到没有任何留恋的丢弃与迁徙,却还是让这个年幼的孩子觉得伤心,并看着地上的灰雁感到心痛的悲伤。虽然他也知道,米哈伊尔会拍拍他的背,抱抱他告诉他无需伤心,也不要继续为此留下眼泪。

但其实这远不是当时尤里所哭泣的原因。在村子灭亡的那一晚,米哈伊尔把他推下雪涯时,他在流泪大喊着对方姓名,眼中除却白色的身影便别无他物。那是他记忆中最深的容貌。除却狗镇其他人,母亲和哥哥是唯一会做梦惊醒的身影。

这记忆中的碎片化因为若干年后的再见得以再次重组。任何的重逢都值得喜悦。就只当是对方变的模样再陌生,再看一眼都会想起当年雪地里的辫子。

哥哥,你还记得我吗?
好不容易说出第一句,只是想确定对方是否还记得他。

你还记得儿时的星空吗,你总让我多看看星空。而我的确做到,我知道晴天与阴空的夜晚有何不同。在很所时候其实看不到星星,在追逐猎物的这十年里,我发现城市的夜空并没有星星,灯光太过耀眼,以至于抬头只是黑暗,墨蓝在上空罩出圆润的瓷碗,一望无际的星河被抬头的路灯白炽遮的干干净净。

离开狗镇十年,再没有见过比一片单调的雪白大地上更明亮耀眼的星空。

尤里第三次再见米哈伊尔,是在夜里。彼时对方让他忘记儿时村子所发生的一切。“你要知道这是对你最好的选择。”米哈伊尔摸摸他的头,朝他孤独的笑着,勉强在他自已认为的最亲昵的距离摸摸自已弟弟的头发。

这看上去就像是儿时灰雁朝着远方飞去的身影。

年幼的尤里为此感到伤心。这悲伤确实不是来自猎杀猎物的残酷。而只单单因为远方飞去,不带一个过往与回眼的鸟群。徒留从天空被抛弃的同伴,头也不回的赶往海的对岸。

这让年幼的孩子实质的感受到了孤独与悲伤。虽然那时他还拥有母亲与哥哥,以及村子里的大家。然而转眼过去,一切都消失在雪地里。留给他的不再是一片雪白,更多的是铁锈味与窒息的火焰。一切都被覆盖的不存在世界,洒下来的都是冷颤纸片,零零散散的连一点模子都没留下。

别抛弃那只灰雁。
别抛弃他呀。

所有的一切随风而去,一场回忆就这么容易的被埋在雪地里。等到噩梦走后,只是留他一个人徘徊那么久。

好不容易等到哥哥了,他却好像要跟彼此分开的样子。很多时候,只是为了再多看一眼,都要奔跑着追赶。然而大雪弥漫的土地上,在过去也不曾因为见上一面而那么努力的奔跑。

“哥哥……”尤里摸摸头发,看着对面的男人扯出微笑。“我知道……。”
“但就算这样,我也想见你。”

那只可怜的灰雁冻死在雪地上,灰色的羽毛上掺杂着星星点点的白色。它因为翅膀再也无法追赶前面的族群。但幼狼即使被折断腿骨,还会再生长。只要还存在于世间,便一直继续奔跑。

哥哥,你从来不知道。尤里向前走一步,靠近米哈伊尔说道。

我知道你不会知道,分开的十年里,谁也不会知道对方的经历,而对于儿时哭泣的原因,也早就变成不解之谜。灭亡打断了曾经可以告诉对方更多秘密的动作,撕裂了整个可以重逢的人生。像是突如其来的龙卷风,把所有拔地卷起,徒留平荡宽广。

“我只想再见你一面。”尤里朝前踏一步。“我不怕你的身份,无论你变什么样。”
只要你不抛弃我就好了,无论你变成什么,我都会跑过去找你的。幼狼即使被折断腿骨,也会一瘸一拐的朝前走。只是请你停下来等等我,你在儿时就是跑在我的前面,我知道我只要向前跑跟着你就行了。

哥哥,你不懂我。
不。

米哈伊尔看着自已长大的弟弟,对他终于露出一个发自心底的微笑。他朝自已的弟弟说道“我知道你想留在我的身边,但是不能。”
“这是为你好。”
我已经不再能背的动你,所以已经没必要一直跟着我的背影走了。

你要知道灰雁总有一天会离群,一只成年灰雁会组建自已的家族。只要还有一只在天空上飞翔,他就可以再次召集同伴。

而且,你知道吗,尤里。米哈伊尔说道。

城市的灯光看不到星空,鸟儿从来不喜欢从这里飞过,而我也没有跟你说过,就像你也没有亲口告诉我你为何恐惧打猎选择有族群的猎物,你每次都会为它们感到悲伤。
为了你可以随时随地看到星空,那个望远镜其实只要调一下花纹,就会变成万花筒。

那里面是村子一望无际雪地上的星空。这是我答应你可以随时随地看到星空,而为了你所作的礼物。

“我从未离你而去。”



我吃爆骨科。
眼泪流出。
谢谢阅读。
以上。

评论(2)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