歹徒甲

这个姑娘不是人,九天之上下凡尘。

Q2943204446

[永研] 夏日溺水事件

以上。  

金木,金木,金木同学?你在听我说话吗?你知道《国中生行为准则》的背诵吧?第一条到十三条。这件事交给你吧,我知道你的背诵能力很好,到时候学校检查,我希望你能有个好成绩。我低头跟坐着的老师对话,眼睛望向别处,这是第二节课下课,学校的老师找我到办公室。

我出去后天空开始变阴,天空中向上翻腾,云彩飘远,飘远的是蓝色的,而后剩下的,不是小心翼翼的向前过来,速度不慢。都是黑色。

课后我背诵,《国中生行为准则》这个目录我知道,共有六十三条,老师让我背诵到十三条,我背到第七条,背到第七条的时候,外面下起了大雨,我坐在位置上,雷声猛的下来,启蒙的雨滴就开始往下,噼里啪啦的声音砸下来的时候满不在乎,都是土尘的脸面,看上去还有柏油的颗粒。我转头的时候离我座位窗户外的那颗大树抖动了一下,所有的叶子朝一个方向,没有表示的大哭。嚎啕。

背到第七条的时候,英来找我。

他过来时看我的书,大笑着同情我的境遇,他一边笑一边翻,手指着书,跟外面雨幕的散发形成了课间唯一的奇异,他同我说道,金木。金木你看这条,学生假期要在家长的同意下去河边游玩。他读完就抱怨,念叨着还把我们当小孩看。

我顺着他的声音看过去,发现那是我正在背诵但还没完成的第七条。

升国中的那年夏天。我在姨妈家养的金鱼死了。姨妈看着鱼缸里不再行动的金鱼,准备用抽水马桶把它送到下水道,这过于直接的殉葬仪式让我只有瞪大眼睛,没有任何表示的呼吸,后来那天下午我拿着盛漫水的塑料袋出去,把鱼缸刷干净放回了原位,带着那袋死去的金鱼在太阳下跑向了河边。

那时太热,全球天气变暖后所有的地区都受到影响,我不知道为什么电视里说这影响巨大,因为在我的周遭,这种影响很明显不那么显眼,天气变暖并没有害死我的那条金鱼,它昨晚还是好好的,我刚给它换了一缸新的水,虽然这是前几天的事,但这绝不至于它被热死在水中。老师说,老师说水的比热容大,但是在这全球变暖的盛夏,我相信这一缸的自来水不会让我的金鱼葬身在热波中。

那天蝉鸣很厉害,撕裂的腔口我不知道有没有被拉扯的变形,我不喜欢虫子。虽然读的书很多,但我的确不曾专门研究过那奇怪的结构身形。我向前走,走在河边,在外侧,拎着我的金鱼在桥下方的阴影里蹲下身,看着河水面的平静,没有荡漾的向前,我再想起我的金鱼时,终于愿意打开袋子看看它。我看见它身子只是微微倾斜,再然后尾巴弯的最厉害,我实在是无法想象这种死样到底是经历了什么,到底是因为什么呢,才使得这条可怜的金鱼是这个如此打抱不平的姿势。

我在河边蹲了有一会。日头真大,我不知道这会儿除了我蹲的半圆方方内之外还有没有一样的温度,或许这时候在新干线之外的站台有着一样的紫外线。一样的国度里充斥着一样的光线,被照耀的时候刺的眼睛疼,直视下来需要太多的勇气,但是我那会儿在河边,在桥的下方阴影里,蹲在无人的夏日境地里,看着我袋子里的金鱼。

我把它带出来是为了什么呢?我琢磨着,死去的动物会给他们置备墓园,我听说过这种做法,但眼下我不可能,更多的是随意找一块土地,深深掩埋这条金鱼。但是夏天尸体腐烂得快,而在土地里有太多的虫子,我心想埋下去的片刻便有蚂蚁横行,撕咬它,搬运可能已经有点味道的尸体。而且它是水生,我心想,把尸体放进水里可以吧,总比充抽水马桶的下水道进入污脏的地下口要好。

我把身子往前,魔障的盯着水面,安静的看着水面,拿着袋子紧抓袋口,我看见河面下方的半个影子,我自己的倒影足够的波澜不惊,后来身子太过往前,一阵风过来,我记得旁边草丛里的花抖动一下,然后我就像那朵花,重心不稳的整个人往前栽倒,被侵入到水中。

我进去的时候很不好受,整个人呛了一大口水,胸腔间除了冒泡的咕噜声就是水流导致耳障的巨大屏蔽,被强迫的睁开眼睛,我确定看见了水下的世界,这片区域得水质干净,水下水草,鱼。

我惊动了离我最近的那条,它摇着尾巴瞬间没有,这事只发生了三秒不到,然后我才想起要上去,但我这才想起自已不会游泳,而后还有我的金鱼,进水的一瞬间的扑通摇晃让我脱手了袋子,本能的求生行为让我下意识放开陆地上紧抓的袋子,一边不停地晃动四肢拼命的向上,我看见了水面有光,然后是我松手的袋子,我的金鱼还在里面,袋子里的自来水和河水融为一体。最后是又一阵波澜。这次是来自水面的破光,被开裂出来的黄色。

我几乎是下意识抓住英。像是救命稻草。又像是闻见血腥味的鲨鱼。破水的英被我抓住的紧,被我狠狠地拉往这边,我想起以前看书时情节所说落水者会下意识的抓住施救的人,后来一同丧命。这猛然的记忆让我短暂的懊悔,但手头上却生生深深的抓住英的衣服,狠命的抓住他,英一开始被我抓住的莫名,被我带的无法用力,才稍微慌乱,我看见它黄色的头发在水里浸湿漂浮,向四周飘散。

我大呼他的名字。救命。被灌了一大口水。直冲胃部。

他被我拉的离不开身,自已也完全用不上力气,但我当时的脸面应该十分难看,我不记得,但我想那一定充满了慌乱。我两在水里拉扯不开。

英过来,我看见他不再惊恐,被我拉住的手不再扑腾,而后离我越来越近,不再是一开始想把我带上去的力气,我看着他改变方向朝我过来,然后拥抱我,他的姿势像是安抚,几近下意识的,努力的,我拉住他的手松开,在水中分开力气,抱住他的后背,我看见他的头发探进我的眼睛。我的金鱼就在他的身后,我看见塑料袋裹在死去金鱼的身上,因为在我松开的时候,在河水中,它却没能裸身,被我用来运输它的塑料袋裹住全身,只看见被衬托的一条扭曲幼小的身形,在白色的塑料里朝着河水的下方过去。

我莫名悲伤起来,看着那团白物朝我远去,它游的没影时,我的悲伤也随着它一同过去。我感受到英拉我上去,我看见他的眼睛里有黑色飘散的头发。

他拉我上岸后缓了有十几分钟,我就湿漉漉的躺在草地上,后来休息好了,英就朝我大喊大叫,抽打我的背部,咳嗽着问我想什么怎么掉下去了,但下一秒英就眯眯眼笑笑,对我说没事就好。

那天我看到,太阳的余晖落下来。我的国文很好,但是在那天,我除了觉得他如此好看。便再也说不出任何一个词,我在他面前不停的咳嗽,把肺里的水苗吐出来,但是我又想看他在太阳下一片阴影中的发光,满眼泪花的缥缈中朝他望去,看见他在我的泪珠中变形,又在阳光下星星点点。

但是像隔着一层塑料袋,不真切又抓不住,而我是那条金鱼。希望他能抓住袋子。

评论(1)

热度(25)